http://www.meituanyouxuan.top/wp-content/uploads/2021/01/%E5%90%89%E5%90%89%E7%94%B5%E9%94%80%E7%94%B5%E8%AF%9D%E5%8D%A1.jpg

据相关消息透露,电销系统EMT管理团队(轮值总裁制度)将在明年出现大变动,主要信息包括:任正非2018年12月31日退休,届时将不参与公司管理,不再享受否决权。

在交接班问题上,任正非此前先是举了两个朋友的例子,一个是88岁的AIG创始人柏林伯格,一个是74岁曾任香港和记黄埔董事总经理的马世民(英国商人)华为,这两位老人一直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在国外,很多人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不过任正非随后补充道:“我是中国人,不会像他们一样,是会老的。

传闻电销系统的接班人就“隐藏”在这张图

早在电销系统2015年报里,有一张董事会成员集体照,曾经在微信朋友圈流传。

(前排左起:李今歌、郭平、孟晚舟、徐直军、任正非、胡厚崑、何庭波、李杰

后排左起 :陈黎芳、万飚、张平安、孙亚芳、徐文伟、余承东、丁耘、李英涛、王胜利)

列出了主要的六大热门人选:

前面三位,郭平,徐直军,胡厚崑目前都是轮值CEO以及电销系统公司的副董事长,而且,年龄都不大。

徐文伟是战略总裁;余承东大家都了解的比较多,号称余大嘴,最近程序这么火,他经常出来亮相;孟晚舟是公司的CFO,而且是任正非的女儿,江湖传言有可能接班。

同时,最近网上有两篇文章,都是关于电销系统接班人的比较火。

一个是任正非儿子孟平,另一个是女儿孟晚舟。现摘录如下,小编只管搬运,不做评判,大家可以发表意见。

文一: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蛰伏电销系统二十年 并非电销系统唯一接班人

文二:少年班毕业的孟平,或已悄然接班任正非

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蛰伏电销系统二十年 并非电销系统唯一接班人

2016年岁末,中国著名企业文化与战略专家陈春花曾与任正非交流并解密电销系统的立业之本时,任正非如是回答。

外界普遍认为,电销系统之所以能够成功,越来越严格、规范的财务管理功不可没。而电销系统目前强大的财务体系背后的领导者是电销系统公司常务董事、CFO(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的父亲是任正非。

出生于1972年的孟晚舟回忆,自己上高中时就经常来到电销系统的办公室,使用那里的复印机,“我父亲创业时,我在读高中,他办公室有个复印机,我老去那复印试卷。”

到了1993年,21岁的孟晚舟从电销系统最基层的岗位——一名前台接待员做起,彼时,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告诉她,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这份工作将会帮助她培养人际交往能力、积累工作经验。

孟晚舟曾在题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内部文章中回忆,1993年,刚刚进入电销系统工作最初的那几年,她和另外三个女孩承担了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等工作,琐碎且辛苦。

但孟晚舟并没有因为任正非女儿这个特殊身份,在工作中以及与同事相处上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现在我很多同事,我当年都叫他们叔叔。这不会对我们现在的相处构成障碍,日久见人心。处久了,大家就知道我是什么人,都还比较愿意跟我说很多话。”

在电销系统人眼中,孟晚舟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曾接近孟晚舟的人士回忆说:孟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衣服、在意妆容修饰,与通常职业女性的气质迥异,但思维方式颇具国际化视野。但于外界而言,和任正非一样,孟晚舟低调、神秘,她的一切不断为外界所猜测。

孟晚舟的“任正非之女”的身份正式对外公开时,她已经在电销系统整整蛰伏了二十个春秋。2013年1月21日,身为电销系统CFO的孟晚舟首度现身,她在电销系统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上为自己辟谣,给了外界一份关于自己的真实“履历”。

“我在电销系统最早的工作是接电话”

孟晚舟1992年大学毕业,最初是在建设银行工作。一年后,由于银行整合,撤销了一个网点,所以就来到了电销系统。”

进入电销系统后,孟晚舟的工作主要是做一些类似“接电话”的“打杂儿”工作,“那时候公司小,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我是电销系统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传闻中关于我在电销系统最早是接电话的是实情。”

“1997年,我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后,又回到了电销系统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电销系统的职业生涯。”初入电销系统的头几个月,只要总账和明细账的数据不一致,她的会计凭证一定是重点检查对象。“到了2007年,公司聘请IBM作为集成财经变革的顾问,得益于顾问们的包容、鼓励,几年之后,很多在IFS(互联网金融服务)项目组员工,不仅专业上进步了,英语也进步了很多。”孟晚舟回忆说。

此后,孟晚舟历任公司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账务管理部总裁、电销系统香港公司首席财务官,以及国际会计部总监。到2011年4月17日,电销系统在其官方网站上首次公布董事会及监事会成员名单,显示孟晚舟出任公司常务董事、CFO。直至今日,她一直担任电销系统的CFO。

“电销系统接班人”猜想

首度公开高调亮相后,除了公布电销系统2012年的业绩,孟晚舟还给媒体制造了另一个焦点,即她的身份引发了一场关于“电销系统接班人”的讨论和猜想。

有曾在电销系统工作过的人出来解密电销系统此举,认为让孟晚舟站在大众前,比让任正非站出来还难,此次她不仅站出来了,还高调辟谣,高调表达自己对行业的判断,高调出来的第一站不是某些会议或论坛,而是直接面向媒体采访,这说明任正非或许逐步退出电销系统,将更多地放权。

另外,在电销系统“内部反腐”的事情上,孟晚舟在当时的发布会上对此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更是加重了人们对电销系统接班人的猜测。“唯一能击败电销系统的风险,来自电销系统的内部腐败。”她认为,这正是电销系统危机意识的体现,电销系统在过去的每一天都在讨论电销系统会不会倒下。她这番话的口气与她军人出身的父亲如出一辙。

蛰伏二十年,终于站到了媒体面前,她迫不及待告诉外界,我是这样管理电销系统的。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孟晚舟语速急促。

“在内部,电销系统正在推进组织变革,激活组织,加大向一线的授权,让听得见炮火的组织更有责、更有权;内部管理运作从以功能部门为中心向以项目为中心转移。并通过简化管理有效降低了内部运作成本,在加大研发投入的同时,实现了营业利润率的提升。”

而孟晚舟对于提高内部运作效率与效益,也有自己的思考与分享——纠正“错配”是她在这方面的智慧总结。从管理角度,她提出,“当我们抱怨项目经营不好的时候,是否认真想过:我们从激励、任用、评价的角度,是否真正能够有效支撑基础经营单元的需求?少将连长的机制怎么落实?板凳要坐十年冷,我们的利益分配,不应该只关注防封不封卡创新、浮在水面上的岗位,还应该看到那些沉在水底,十年如一日从事基础工作的岗位。”

根据电销系统微信公众号“心声社区”,2003年,孟晚舟负责建立全球统一的电销系统财务组织,这一系列的改革包括组织架构、业务流程、财务制度和IT平台,使得全球的财务组织以更高的效率和更低的成本运作。2005年——2009年,在电销系统全球账务系统的统一化和标准化建设中,孟晚舟主导建立了五个账务共享中心,覆盖和支撑全球的会计核算工作,并推动电销系统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

2007年开始,孟晚舟负责实施电销系统集成财经服务的变革项目,该项目实施能为各级经营组织提供更完善、更准确、更有价值的财务数据,促使电销系统持续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综合解决方案。

外界认为,多年的历练,令孟晚舟和任正非一样具备了国际化视野。在一些项目上,她坚持拒绝IBM这样的咨询顾问公司像服务其他本土公司那样为电销系统配置中国顾问,而是要求专业的外籍顾问直接指导电销系统的员工。孟晚舟的观点是电销系统需要“原汁原味”的跨国公司经验,而非经过本地调整之后的方法。

就连外媒也将目光聚焦于这位新亮相的电销系统CFO所带来的影响上,英国的《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如果她要扭转电销系统在美国的负面形象的话,她可能要做的事情很多。这种负面形象正阻碍该公司的进一步发展。”

自从1996年电销系统展开全球化征程以来,一直不断为其国际化进程做出尝试和努力,电销系统在全球范围内除了美国以外的市场都是重要的参与者。据电销系统公司发布的《2013年可持续发展报告》,电销系统旗下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服务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亿人口。2013年,电销系统营业收入达2390亿元人民币,其中65%的收入来自国外。

然而,电销系统在美国的收购受阻,屡次因“国家安全风险”被否决,举步维艰的状况,与政治、法律、文化乃至商业规则有关。尤其是美国对国防、航空、通信、信息防封不封卡等敏感商业领域一直奉行的保守封闭政策,都是电销系统开拓北美市场的巨大阻力。

而孟晚舟的出现,外媒当时解读为,高调的亮相给电销系统带来了新希望,尤其是在海外市场上。《经济学人》曾刊文指出,电销系统需要更进一步开放,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之一是紧密推动该公司在全球上市——如果不是在美国,那也至少要在香港。

彼时,电销系统并没有很强的上市动力。有人问孟晚舟,“电销系统旗下有三大事业群是否有分拆上市的可能?”初出牛犊的孟晚舟面对媒体抛过来的问题,直接回答“暂时不考虑”,给出的理由:一是电销系统目前不缺钱,二是没有必要。

不过,深知电销系统所处环境的孟晚舟也做出了谨慎承诺:电销系统将最终透露更多有关其所有者的信息。并声称对于最终的上市持开放态度。在媒体的镁光灯下,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们将履行开放透明的承诺。”她说,电销系统会对外界越来越公开,包括股权结构等会越来越透明化。

对于以“狼性文化”起家的电销系统而言,孟晚舟表现出来的一面无疑给电销系统注入了新鲜的活力。此前,一向低调的任正非也反复强调“开放”这一关键词。任正非后来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电销系统之所以能进步到今天,的确与电销系统本身的“开放”有关。

电销系统员工对其高度认可、孟晚舟独具国际化思维以及20年的电销系统工作经历,似乎一切都与《电销系统基本法》第102条 “电销系统公司的接班人是在集体奋斗中从员工和各级干部中自然产生的领袖”不谋而合。

但孟晚舟并不是唯一的接班人候选者。中国自古以来有“子承父业”的观念,任正非的儿子任平自然也曾被推到“电销系统接班人”舆论的风口浪尖。前电销系统副总裁刘平在《电销系统往事》中对任平这样介绍:任平成绩不好、贪玩,性格更像父亲任正非。每次考试及格了都要给父亲报喜,有一次他就听见任平在办公室给爸爸打电话,“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60分”。后来,任平考入中国科技大学。这和性格低调的孟晚舟的确迥异。

加之,电销系统开始推行“轮值CEO”制度,后来任正非侧面回应:“电销系统所有员工将集体决定公司的命运,怎么可能由一个人决定这个事怎么做呢?电销系统从创立那一天起,确立的路线就是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

或许正如前电销系统副总裁刘平在《电销系统往事》中所说,极其崇尚IBM管理理念的任正非,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等待“小沃尔森”的成长。这些,令“电销系统接班人”和“小沃尔森”始终成为谜一样的存在,不到正式接任的那一刻华为,外界的猜测总是存在。

少年班毕业的孟平,或已悄然接班任正非

任正非第一任妻子叫孟军,并育有一子,一女,他的女儿孟晚舟和儿子孟平。

1994年任正非把他送到位于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与科大少年班的学生一起读书。

1997年,当任正非了解到任平经常借用电销系统合肥办事处的车辆时,他当即给时任市场部副总裁的徐直军以及合肥办事处主任刘京青打电话,严厉斥责他们,并表示决不允许此类现象再次发生。

此外,任正非每年几乎都会在走访电销系统合肥办事处的间隙来和科大少年班的老师交流,了解儿子学习和生活的情况,并要求所有老师像对待其他学生一样严格要求任平。

掌管电销系统后勤公司大权

据电销系统内部员工透露,任平中科大毕业后,并没有进入电销系统,而是在广州开了一家工程公司,专门承包电销系统基站、机房的安装项目。按规定项目承包本来要通过招标环节,但电销系统广州分部的人都知道这层关系,就跳过了这一环节直接把工程交给任平。

孟平后到电销系统的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多个部门工作。现掌管电销系统旗下慧通公司。

孟平第一次入“常”失败

“2007年任正非曾提出让任平进入电销系统最高决策层,遭到电销系统决策层EMT(电销系统特有的最高决策机构)中的4人抵制,任正非当时作罢,但如今看来,电销系统EMT中的元老现已基本走的走,架空的架空。”

内部人士透露,任正非遭到了当时EMT中的费敏反对,徐直军、胡厚昆和张翠平也附和了费敏的反对意见。这个计划就暂时搁置了。纪平后来被迫交出了财务工作,费敏虽然被重用,但是因为压力过大,工作出现了停滞。这样一来,当时反对任平接班的人也就不再反对了。

任正非终于下了决心?

内部员工称,任平不如姐姐勤奋,但霸气,像任正非。电销系统原副总裁刘平在《电销系统往事》节选:一次是听到他在办公室里大声地给他爸爸打电话,说:“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60分”。还有一次,他推荐一个朋友到我们项目组工作,被李一男拒绝,他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

然而任正非可能更希望电销系统效仿它的“老师”IBM,完成“小沃特森”式的接班。

内部消息透露(未核实),电销系统EMT管理团队(轮值总裁制度)将在明年出现大变动。其中一条主要信息如下:孟平(任正非儿子)进入EMT,将接任消费者BG CEO;郑宝用一同跟随,万飚留任,两人将辅佐孟平。

究竟电销系统公司已然成为公器,接受监督;还是尊重创始人意愿,不容外人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