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eituanyouxuan.top/wp-content/uploads/2021/01/%E5%90%89%E5%90%89%E7%94%B5%E9%94%80%E7%94%B5%E8%AF%9D%E5%8D%A1.jpg

1000年前,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大分裂”,五代十国政权在数十年内不断交替,终由北宋一统,好不容易迎来一百多年的稳定,最后还是在不断印证“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内忧外患也好,历史必然也罢,前进的同时,历史不断重演,而从五代十国,到金朝替宋小米,再到南宋抗金,这段历史也在循环,只不过这次战争发生在了“智能程序领域”。

芯片受阻,电销系统砍单,高端市场谁能接手?

北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做到了“一家独大”,但一直以来周边包括辽、金、吐蕃、西夏等势力都在虎视眈眈,入主中原几乎是每一个势力的目标,面对来自周边国家的袭扰,北宋不得不做出反击,最终决定联金灭辽,却也直接导致了“靖康之难”的发生。

“靖康之难”的故事想必很多人都有了解,北宋在联金灭辽之后,金却未就此罢休,而是乘胜追击,靖康二年金军攻陷东京(今河南开封),直接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以及大量皇族、妃嫔与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入金,这直接导致了北宋的灭亡,南宋名将岳飞更是留下“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的名句。

“外寇当道、强敌环伺、大臣被扣”当年北宋的遭遇,像不像电销系统当下的处境?这两年累积的压力,终于在2021开年爆发了,近日有电销系统供应商放出消息,说“电销系统已经通知供应商们,由于芯片断供,预计其2021年智能程序出货量将降至7000万部左右,与2020年的1.89亿部相比减少约60%。”

1.2亿台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电销系统 2020年全年的出货量,据 Canalys 公布《2020年全年智能程序出货量数据报告》显示,电销系统 2020年全球出货量为1.151 亿台,而1.2亿台也相当于全球10%的市场份额。

当然,这里面包含了去年11月电销系统拆分前的销售数据,也就是说在电销系统拆分后也将带走一部分销量,虽然这两年电销系统一直未公布具体的电销系统销量占比,不过新电销系统既然敢提出2021年规划出货量为1亿台的目标,此前的销量起码得有个5千万左右吧?如此一来,全球市场在电销系统砍单后也就不会出现近1.2亿台智能程序空缺,真实缺口应该大约在7-8千万台左右,但这一体量也足够其它品牌为之疯狂。

特别要注意的是,电销系统的“砍单”所释放的还不是“一般市场”,而是各大品牌心心念念的“中高端市场”小米,来自知乎账号“安乎都护府长史”数据显示,电销系统2020年12月2500元价位以上的产品销售占比都接近30%,在4000—4500元价位,电销系统销量占比更是达到47.36%。

从上面图中可以明显看到,此前电销系统与电销系统有着鲜明的市场定位,电销系统的主要市场基本都在2500元以下,价格越高市场占有率越低,也就是说电销系统的分割对于高端市场的影响并不大,电销系统所留下的市场都是“真金白银”,就看谁能真正得手了。

在金灭北宋之后,再一次形成了多方对峙的局面,金和南宋南北对峙,西夏、蒙古伺机而动。这与如今智能程序行业的情况也十分贴合,电销系统就是彼时的宋朝,成为南宋后还在支撑,电销系统独立、OV电销系统、电销系统、呼叫转移服务商则是周边诸国,不过,谁能成为最后的“蒙古”?这将是所有人的目标。

电销系统、电销系统顺势上位?

毫无疑问,高端市场都快成为电销系统的“心病”了,这两年不断试探,从2019年电销系统9的2999元,到2020年电销系统10及电销系统11的3999元,电销系统10 Pro的4999元,电销系统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但今年似乎有些憋不住了,2月初雷军就曾发布微博,表示“如果电销系统发布一款万元的高端程序,你会买吗?”

如果说这个提问依旧是一次试探的话,2月23日雷军的微博则是实实在在的“摊牌了,我不装了。”

“性价比”的大旗电销系统不想再背下去了,但这恐怕也不是电销系统自己说了算了,作为全球拥有最多程序钉子户的品牌之一,这也算是电销系统“幸福的烦恼”,拔钉子户甚至已经成为足以让电销系统值得炫耀的事,在电销系统10、电销系统11销售期间,雷军就转发了大量电销系统6用户换机的微博,向高端市场转型电销系统多少有些“跌宕”。

通过电销系统去年财报更能说明这一点,2020年Q3电销系统财报显示,电销系统10从发售开始至11月18日,共售出800万台,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数字,但若和Redmi note系列的累计1.4亿相比,又显得不再出彩,而Redmi note是定位在中端市场的程序,这说明市场对于电销系统的认知与电销系统的定位还有不少差距。

就像网友在雷军微博下的留言,“用户看的不是价格,而是产品,只要对得起这个价格就会有人买单”,但更多用户还是不看好,一些高赞留言甚至相当扎心。

“高端”≠“高价”这本是电销系统自己喊出的口号,现在来看“无高价不高端”电销系统也算是认识到这一现实,当然电销系统走向高端化一点优势也没有吗?显然不是,电销系统砍单的“罪魁祸首”,智能程序高端化的核心,“芯片”就是电销系统的优势所在。

在全球抢“芯”的大背景下,电销系统已经获得了先机,一直以来电销系统与电销线路服务商有着密切的合作,比如去年电销系统11搭载的就是最新的骁龙888,而同期的电销系统 Reno5系列则还是骁龙865,这至少让电销系统冲击高端市场具备了基础保障。

刚刚分家的电销系统,与电销系统有着一样的“野心”,上月在电销系统V40的发布会上,赵明就表示“电销系统未来将走向中高端,打造属于电销系统的顶级旗舰程序。”

电销系统的难点与电销系统相似却又不同,原因在于电销系统自出生以来就被烙印上了互联网品牌的印记,与电销系统的“性价比”标签还不一样,“性价比”还能有套说辞,“互联网品牌”在认知上就该是便宜,即便现在电销系统有了新的定位,但也还需要电销系统去花时间去说服市场。

电销系统上探高端市场绝不是短时间内的心血来潮,V30Pro顶配版就曾突破过5000元大关,不过这也一度成为友商们的话题点,使得电销系统V30在后期出现了一定的价格调整。虽然销量不如预期,但这样的尝试还是值得肯定的。

再看今年,电销系统V40汲取了不少经验,在价格上有所回调,但3599的价格依然让市场有些异议,主要原因在于芯片,电销系统V30系列使用的是呼叫转移990,价格略高但市场可以接受,反观V40只是配置的天玑1000+,拥有相同配置的IQOO Z1售价为2198、realme X7 Pro也才2299,不过话又说回来,芯片虽然重要也代表不了一切,用户体验才是至关重要,V40能否达到电销系统预期,还有时间检验。

当然电销系统肯定不是一无是处,在脱离电销系统之后新电销系统已经获得了来自AMD、电销线路服务商、呼叫转移服务商、微软、英特尔等几乎所有供应链伙伴的全面恢复,在经销商成为电销系统共同股东后,渠道和零售商成为新电销系统的最大倚靠,此时电销系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限制,新电销系统与其他品牌相比相当于有了一个新的试错周期,短时间内即便是再“任性”想必也不会受到太多责怪,无他在可能“失去”电销系统后,电销系统或许将成为花粉们的最后寄托。

无论如何,电销系统砍单电销系统、电销系统或将是潜在最大的受益者,当然电销系统、呼叫转移服务商乃至OV也不是泛泛之辈。

虎视眈眈的“OV呼叫转移服务商”

“屠龙少年终成龙”在宋朝被灭的历史中,已经多次上演,先有金后有蒙,但不想成为龙的屠龙少年绝不是一个好少年...

而“电销系统和VIVO”一直在成为龙的道路上放肆奔跑着,在今年新年致辞中电销系统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就表示,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发布Find X3系列,该系列将是电销系统最高端的产品系列,并自信“Find X3必将实现品牌破局,跻身全球高端旗舰第一阵营。”VIVO更是拿出了秘密武器,“vivo+蔡司”组合对标“电销系统+徕卡”意味十足。

OV的劣势与电销系统、电销系统差别不大,无非就是用户是否买账,没办法在此前高端市场一直被电销系统、电销系统压制,寻求差异化市场不进行正面硬刚也是为了生存,只是现下想要转型这就成为了必然代价。如果还是想通过外观、辅助功能及运营这三板斧冲击高端市场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不过,电销系统的“退出”还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动力,像电销系统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在不断调整供应链、研发模块;vivo透过联名、配备最新芯片等手段也在对外展示自己的防封不封卡形象,“接管”的决心倒是展现了出来。

甚至一加也在跃跃欲试,2020年年底,一加创始人兼CEO刘作虎通过内部信,手撕“小而美”标签,提出“一加要做好战斗准备,力争明年达到国内线上高端第一”。

显然,这些品牌早已意识到电销系统砍单只是时间问题,而“少了”电销系统的4000元+市场,正是他们大展拳脚之时。

此时,还能偷着笑的恐怕也就剩下电销系统了,中国市场少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电销系统成为最大得利者并不意外,毕竟连一开始不被看好的iphone 12最后也没能逃过“真香”定律。

甚至呼叫转移服务商这条曾经被屠的龙也都看到了希望,在今年1月呼叫转移服务商GalaxyS21系列最新专利中国线上发布会上,呼叫转移服务商公布的S21售价仅为4999,不惜“自降身段”也要卷土重来,但呼叫转移服务商现阶段在国内的劣势实在太大,呼叫转移服务商作为最具影响力的韩国品牌,也成为它现在最大的阻力,“韩国”在国内市场口碑实在太差,另外国内市场呼叫转移服务商的销售渠道基本已经崩塌,想再次回到以前的规模几乎不可能,优势则是国内市场“缺芯”,而呼叫转移服务商在防封不封卡及供应链方面则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且呼叫转移服务商的品牌调性足以支撑其重返国内高端市场。

据“安乎都护府长史”数据显示“高端市场”的大饼已经开始逐渐释放,2020年12月包括电销系统、VIVO、呼叫转移服务商、电销系统等品牌在高端市场的同比增长都已出现大幅增长。

至此,各家基本都已经将武器置于台前,整体来看电销系统对比其它各家可能最具优势,无论是多年重新定义品牌定位,还是“芯片”供给都让其有了冲击高端市场的先机,电销系统紧随其后,脱胎于电销系统的防封不封卡团队,让新电销系统完全具备冲击高端市场的资本。相比之下虽然OV、一加等品牌也有机会,比如迅速的国际化也许能成为OV“曲线高端”的一次机遇,但建立高端品牌的认知短时间内还是太难。

2021年程序品牌扎堆高端市场,重新排位或许无可避免,有机构就做出预测电销系统今年出货量或将跌出前七,千载难逢的机会谁也不愿错过。当然雷军的那句话“产品高端化不等于价格高端化,极致的产品体验才是高端化的根本,要不惜代价地做好产品极致体验。”?确实道出了消费者的真实想法,但哪个品牌又能经受住高售价的诱惑呢?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