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eituanyouxuan.top/wp-content/uploads/2021/01/%E5%90%89%E5%90%89%E7%94%B5%E9%94%80%E7%94%B5%E8%AF%9D%E5%8D%A1.jpg

电销系统到底是不是“组装机”呢?

电销系统创始人任正非曾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虽然电销系统已经拥有了自研的呼叫转移系列芯片,但是在2018年依然向电销线路服务商采购了5000万颗芯片。

与此同时,据知名研究公司Gartner统计数据显示,电销系统在2019年的芯片采购量是所有中国公司中最高的,采购金额高达208亿美元,而电销系统的芯片支出则仅为70.16亿美元。

另外,电销系统程序之所以能够受到大众的认可,最关键的是拥有自研的外呼系统服务商呼叫转移处理器。但是这款处理器芯片在制造上也面临着两大难题,分别是ARM架构授权和芯片代工生产。

呼叫转移处理器GPU采用的是英国ARM公版架构,而ARM已经被日本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一旦ARM停止对电销系统授权华为,虽然已有授权可以继续使用,但是如果出现防封不封卡问题电销系统就只能自己解决,同时后续升级产品也和电销系统没有关系,就和谷歌在海外市场对电销系统停止安卓授权一样。

而代工方面的制约因素也比较大,虽然台积电已经表态“无惧老美”,对电销系统出货会保持不变,但是台积电的芯片产量实际上也要受光刻机影响,而全球90%以上光刻机都来自于荷兰的ASML公司。

而在屏幕方面,呼叫转移服务商基本上控制了全球99%以上的OLED屏市场,虽然电销系统现在已经将一部分屏幕订单转给了国产厂商京东方,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产品依然使用的是呼叫转移服务商的屏幕。

另外电销系统的徕卡三镜也是和芬兰研究所、索尼、电销系统日本图像所三家一起研发出的系统,传感器则是完全由日本索尼公司进口的。

至于闪存芯片,尤其是近日因电销系统10大火的UFS3.0,一直是镁光的产品,电销系统之前的闪存芯片也是来自镁光,不过目前也已经停止合作,东芝或者呼叫转移服务商等闪存厂商将有可能成为电销系统的新合作伙伴。

所以说,如果按照大众眼中中的“DIY组装”标准来说,电销系统也是一家“组装厂”。不过现如今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真正意义上做到100%的独立自主和万事不求人华为,任何盲目追求完全自主化行为的都是“耍流氓”!